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树的汽车产业评论

余本一介书生,生逢盛世,路遇贵人得以立山临水,遂立志嘉木成轩。

 
 
 

日志

 
 

恩恩怨怨重汽潍柴(31)青萍之末  

2009-12-15 14:28:27|  分类: 那些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作是痛苦的,写作又是快乐的。从10岁那一年自己的第一篇文章公开发表,迄今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体会这种这快乐和痛苦。几年前我曾经和一个很铁的编辑MM开玩笑说:“写东西本来有点像是偷情,但是写专栏却像卖身”。我实在佩服《明朝那些事儿》的作者“当年明月”先生,3年的时间写了近200万字。

能始终保持一股热情,把一件事情做成一生的事情,不是凡人。

最近这三年,尽管也一直给几个汽车行业传媒写评论,但是国内平面媒体的生存法则和一些企业的传媒控制,致使我一直在一些问题上难以直抒胸臆。在接受几个朋友的建议之后,我确定重启“恩恩怨怨重汽潍柴”这个栏目,不是炫耀和攻击,有臆想、有批评、有建设,而更多的是“独立、中立、理性”的声音,探讨中国重卡产业两个翘楚——中国重汽和潍柴动力近三年的发展历程,权当是坐井观天的青梅煮酒罢了。

 

开始这篇文章之前,请允许我转载一个故事:

巴格达的一位商人派仆人去集市买粮食,工夫不大,仆人面色苍白狼狈不堪地跑回来。浑身发抖的向主人报告:主人,我刚在集市被人挤了一下,抬头一看竟是死神。他见是我,立即做了一个吓人的手势。我想死神一定是冲我来的。现在求您借我一匹快马,我要逃离巴格达,躲到撒马拉去。仆人骑上快马逃往撒马拉。

当天商人去集市,不料又碰到死神。商人感到奇怪,就问死神早晨碰到仆人为什么做了个吓人的手势。死神说:那不是吓人的手势,而是我被你的仆人吓了一跳。我为在巴格达撞上你的仆人惊诧不已,因为按照神的安排,今天晚上我和他在撒马拉有个约会。(《撒马拉相会》,英籍阿拉伯裔作家毛姆作品)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理解这个故事。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会陪伴你终生,甚至会陪伴你的整个家族。你所有的努力只是让自己的生命历程变得更加精彩,你所有的颓废只会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加坎坷,但是我们谁也没法改变最终的结果。

宿命

他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悄悄溜走转瞬之间在某个拐角处等待你。她又像是某个PLMM,遇到她之时你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又像是某个登徒浪子,你越是想回避这种人,你越是会被这种人骗了身又骗了情。

一个人,如此!一个家庭,如此!一个民族,如此!一个国家,如此!

一个企业,也是如此。

比如说:伤害我们最深的人,往往是那些我们最爱、乃至付出巨大代价的人;送我们上路的,恰恰有可能是我们曾经伤害过的人;能让我们真正成长的人,又会使那些被我们视为对手的人。

 

我不知道潍柴动力的董事长谭旭光先生是不是和我一样有这样的感慨。三年以来,《21世纪经济报道》传出往往都是中国重汽的糗事儿,而今天他告诉我们:陕汽集团正在筹备整体上市,更要命的是这是陕西省政府/省国资委的主张。陕重汽,你到底要往哪里去? 让我们回眸:

2005年维柴动力获取了湘火炬的控股权之后,企业战略定位:潍柴动力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通用动力供应商。

2007年前后,潍柴控股将企业战略变为:建设以潍柴发动机+法士特变速器+汉德车桥为主的重卡黄金产业链。

2009年初,又提出:打造潍柴控股+山工集团+山汽集团的千亿装备集团(山东重工)。

在三年的时间里,作为一个国内雄霸一方的企业给我们上演了三头六臂的情景剧。尽管作为一个产业经济学的末流学生,我的学识和判断未必正确,但是从教科书上基本原则教义来看,这是一个大型企业集团发展的大忌。毕竟谭旭光先生领导下的潍柴动力是一个涵盖数省、容纳数万员工的超大型产业集团,关系着多少人的前程、关系着多少家庭的幸福、也关系着多少人的乌纱帽,企业发展战略朝令夕改带来的可谓是遗祸无穷。因此,在200612月的一篇文章中我就指明“谭旭光先生,请亮出你的智慧”。我们问的不是陕重汽要往哪里去,而是潍柴动力要往哪里去?然而遗憾的是,潍柴动力并没有在随后的两年中扼住命运的喉咙。

2006年对于中国重汽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年头。潍柴动力停供发动机后,中国重汽的决策层不得不把大多数精力放在发动机上,解决的首要问题能否吃饱,其次才是提升发动机品质。事实证明,中国重汽还是抓住了最关键的问题,杭州发动机公司设备和工艺无疑都是成熟的,济南动力公司则是在艰难中起步。稳住了杭州方面的问题,也就从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中国重汽发动机项目的关键。但是随便拉山头未必就能保证长治久安,关键是要在山寨前竖一根杏黄大旗,水泊梁山竖的是“替天行道”,中国重汽竖的是“雄心再造”。这个雄心可不是中国重汽的雄心,而是杭州汽车发动机有限公司的雄心。要知道早在30年前的济南汽车制造厂时代,杭州汽车发动机厂较之200公里外的大上海是有着极强的优越感的。因为在杭州汽车发动机厂研制成功6120发动机后,其优秀的品质使济南汽车制造厂不得不用一个全新的产品序列号JN151来标示杭发产品的杰出性能,和上海柴油机厂生产的6135相比,6120发动机作为一个10升发动机,无论是可靠性、油耗和扭矩输出都是有之过无不及。而进入斯太尔合资时代,杭发更是首当其冲的优选配套厂。在先期的规划中,无论是上海柴油机厂,还和后来的潍坊柴油机厂都是没份的。事实上,在斯太尔项目实施的前十年中,杭州斯太尔发动机的口碑,也远比潍柴的斯太尔口碑好。但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维柴做对了两件大事:一是拆来了奥地利斯太尔发动机工厂的大批设备,而是独家引进了WD618。也就是说,在谭旭光执掌潍柴之前,维柴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产品线的建设,都已经超越了杭州发动机厂。杭州发动机厂的优势只剩了技术储备和制造工艺。这种此消彼长的局面也为杭州发动机厂的沉沦铺下序曲。

到中国重汽2006年收回杭州汽车发动机公司的时候,杭州方面已经是“不做大哥好多年”。跟着维柴没混好,跟着中国重汽能混好吗?当时杭发大多数人肯定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是面对中国重汽庞大的配套需求,肯定能够吃饱肚子的,这一点对于2006年的杭州发动机公司来说是首要问题。至于有没有前途,能否壮大发展那时以后的事情,先吃饱肚子,等老子有了劲头看他不顺眼反了他娘的。当时持这种心理的不单是杭州发动机公司,陕汽集团对于潍柴的橄榄枝恐怕也是这种想法。不过,马纯济和蔡东高明之处就是始终给杭州人更多的希望和信任。在2006-2007年中国重汽不断挥舞着胡萝卜,以杭州发动机公司为主研制的WD6153排放发动机和国4发动机,2008年开始暗中寻找新的外方合作伙伴。能吃饱饭,又有一个不错的名分和前景,傻瓜才会想着另立山头。在稳固了杭州方面之后,中国重汽开始了另外一项重大的举措:境外上市。

这年头有钱好办事,更何况世界上有很多饥渴的投资者。在看透中国重汽试图境外上市获取更多的产业发展资金,潍柴动力在进行内部整合的同时,却作出了一件错误的决定:没有专心进行和MAN的谈判,分心于捉摸怎样给中国重汽上眼药。这为后来双方的对峙棋局下了一个臭子。

马纯济虽然人姓马可生肖不属虎;蔡东人姓蔡,能耐可不“菜”

不知道老马和老蔡是不是喜欢下围棋,可是甩开纠缠多年的沃尔沃,丝毫不理会潍柴下的绊子,进而抄了潍柴和陕汽后路,联手后两者的技术宗主德国MAN这一子。

“劫”术之妙,让人不觉赞叹!

有道是:“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

这句话是中国历史上最帅的一个哥们说的。人长得帅,话也很见功底。重要的是出身名门,登堂入室常伴君王。我KAO,这么牛B的人物要是生活在现在这个年代,早被韩寒、郭敬明之流给暗杀了。

事实上,笔者坚持认为面对中国重汽联手德国曼,而给潍柴控股带来的被动局面,完全是潍柴人自己造成的。而在这种情况下,陕西国资委和陕汽集团意欲挣脱潍柴控制,试图独立上市的作法,则彰显出“后张玉浦时代”陕汽人精神领袖缺失的茫然!

枭雄,最大的能力在于借一地败势而谋另一城之胜势。刘备败走新野借荆州而兵进西川,是此道!谭旭光失曼借山东重工将来真正掌控陕重汽,亦为此道!从这个意义上讲,潍柴没有败!

一个古老的哲理:一滴水怎么才能够不会干涸?

不知道陕汽这块冰愿不愿意融水和沙奔流到海?

 

PS:本篇部分文稿曾发在我的新浪博客,经过重新改写发表于此。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601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