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树的汽车产业评论

余本一介书生,生逢盛世,路遇贵人得以立山临水,遂立志嘉木成轩。

 
 
 

日志

 
 

红岩往事(2)重庆码头没有阳关道  

2009-12-16 13:06:27|  分类: 那些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多月前,朋友们聊天说到潍柴动力的2010年商务大会有可能会在济南举行,随后笔者向多方面作了解和核实。在这过程中,一个朋友有些兴奋得告诉我:红岩也要有变化了,听说阳树毅要调离重庆!我当时颇为不恭敬的戏谑:看来他要走他的关道,红岩注定还要走独木(红岩所在地是重庆双桥区)。朋友哈哈大笑:你这个鬼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嘴太欠!

   

很有意思,在中国小道消息的含金量通常比正襟危坐的正面报道含金量高,关于阳树毅调离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前往上汽股份担任副总工程师的消息在1120日正式发布。非常突然,但是决不偶然。

    阳树毅走了,带走的是一份壮志未酬的悲壮,留下的是一份苦苦挣扎的酸涩和茫然。他来的时候,红岩人满怀希望;他离开的时候,红岩人心如此季。风在吹,雨雪飘落,雾锁旧山城。薄书记“打黑”带给这座城市前所未有的光明,但是红岩前往哪里没人知道。

一个红岩的朋友说:“(上海人在红岩)做不好是正常的,做好了才怪”

另一个说:“阳已离开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别影响到他日后的前程”。

 

阳树毅,生于19632月,19847月参加工作,华中工学院内燃机专业毕业,获复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阳树毅曾任上海内燃机研究所生产经营处副处长、专业装备制造中心主任、上海汽车工业设计所所长、工程产业化中心主任等职务,在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成立后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同时兼任中国内燃机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国际内燃机学会中国常设委员等职。

还有一个闲差:重庆市上海商会常务副会长。

 

1963年出生,80年考上大学。只有17岁的阳树毅就考上了在国内理工科方面赫赫有名的华中工学院,实在不简单!众所周知,我国在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恢复了高考,整整三多年被延误的青年人都参加了随后的高考。1977年、1978年和1979年这三年的高考竞争激烈程度堪称血腥,但是由于长期正统教育的缺失,也有不少写满答卷不管对错就得分而侥幸进入大学的情况。从1980年开始参加高考的学生,一般都是接受了完整和正统高中教育的,所以随后三年的高考变得更加激烈,但是参加1980年、1981年和1982年高考的人很难再有侥幸出线。我的父辈中人从77年到82年有4人参加了高考,其中有3人连续两次高考因1-3分的差距而被名落孙山,另外一个叔叔在1981年和1982年连续两次考上大学。我最小的叔叔在15岁考上某二类大学后将名额转让给我的三叔,这个“被考上大学”的叔叔在入学前的体检中因为某项疾病而被淘汰!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感叹,上天命运的安排是有定数的。但是上天又是公平的,1982年我最小的叔叔从数万人中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考上某名牌大学。在回忆这段历史时,他曾经不无感慨地说: 1980年、1981年和1982年通过高考的每一个人都是真才实学,但是他们又是悲哀的。我相信,如果不是在经营岗位上杀出一条血路,阳树毅的人生不比任何一个现在企业中层位子上混日子的人风光

如果我们打开现在大型企业高层领导人的履历,我们就会发现现在企业的高层大多都被退伍和转业军人(在汽车行业中较少)、或者1977年、1978年和1979年这三年通过高考的人占据着,因为在经过了十年的浩劫之后人们对知识分子的尊重,让改革开放初期毕业的大学生在企事业单位里格外受重用。当然也有一些例外,那是文革结束之前被推荐上大学的一些佼佼者,或者凭借着天赋从工人岗位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的实干家,还是少数在业大和党校中突围的人。如果我们在汽车行业里做一个简单调查的话我们就会发现,1980年之后参加高考又走上某汽车企业高层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而大多数高层都是以下三类人。

 

业大(非普通高校)突围:

胡茂元1951年出生,“老三届”初中生,1968年进入上海拖拉机厂当工人,1983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电分校。当年开始担任上海拖拉机厂厂长,当时 32岁。现任上汽集团董事长。

马纯济1953年出生,197012月进入济南汽车配件厂当工人,1985年毕业于上海机械学院党政干部专修科,2年以后升任济南汽车配件厂厂长,当时34岁。现任中国重汽集团董事长。

    刘章民1949年出生,1970年进入第二汽车公司当工人。1986年毕业于北京机械工业管理学院。1993年出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助理。当时44岁。现任东风汽车公司副总经理。

另外,一汽集团的徐建一、东风汽车公司的童东城广汽集团的张房有曾庆洪、长安汽车的尹家绪、江淮的左延安等也都属于这种情况。

这个人群他们的先决条件不好,但是他们都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卓越的远见,能够在经济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放下手头的工作,克制急功近利的冲动,找时间去业大自学自修,这种力量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后发制胜”。相比较后来那些全日制普通高校毕业的“天之骄子”,他们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成熟的为人处世之道,所以尽管大学毕业后他们文凭的含金量远不如“天子骄子”们,但是他们是一群懂得把人和事结合好的人。他们的生命力比那些“出生于40年代,在文革前接受完整正统的大学教育的企业家”(比如北汽控股的安庆衡、陕汽集团的张玉浦、重庆重汽的蓝洪华)更久远。

 

    77-78-79高考

苗圩1955年出生,1974年开始插队,1978年考入合肥工业大学。1982年毕业进入中国汽车销售服务公司,3年之后升任副经理,当时30岁。曾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现任工信部副部长。

徐和谊1957年出生,1978年考入北京钢铁学院,1982年毕业进入首钢设计院。1993年升任首钢集团总经理助理。当时36岁。现任北汽控股董事长。

余卓平1960年出生,1978年考入上海同济大学,1985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98年出任同济大学汽车工程系主任。现任上海同济大学校长助理、汽车学院院长,上汽集团董事会董事。

徐平1960年出生,1978年考入合肥工业大学,1982年毕业进入二汽。1999年出任东风汽车公司工会主席,东风载重车公司党委书记。当时39岁。现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

李绍烛1960年出生,1979年考入清华大学,1983年毕业进入二汽。2001年初任东风汽车公司副总经理。

竺延风1961年出生,1979年考入浙江大学,1983年毕业进入一汽。1997年升任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当时36岁。现任吉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蔡东1963年出生,1979年考入江苏工学院,1983年毕业进入济南汽车制造总厂。1997年出任齐鲁考格尔汽车公司总经理,当时34岁。现任中国重汽集团总经理。

 

前文中我说到:“1980年之后考上大学,又走上某大型企业高层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而这个“凤毛麟角”又大多数集中在1980级。

 

神奇80

陈虹19613月出生,1980-19847月就读于同济大学工业自动化专业。1985-1995年在上海大众工作,1997-2004年在上海通用工作。现任上汽集团总裁。

尹同跃196211月生,1980-1984年就读于安徽工学院(现合肥工业大学)汽车制造专业,1984年进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红旗轿车厂。1989-1996年在一汽大众公司工作。199611月离开一汽大众进入奇瑞公司工作。现任奇瑞汽车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

    童志远196211月出生,1980-1987年就读于北京理工大学(本硕连读)。1987年进入北京吉普汽车公司。后任北京吉普总经理。在北汽控股成立后,徐和谊邀请原上汽研究院院长美籍华人汪大总出任总经理,而不是此前呼声甚高的童志远。2009年加盟吉利,现任吉利“中国沃尔沃项目”首席运营管。

蔡速平1964年出生,1980-1984年就读于南昌航空学院。长期在昌河铃木汽车公司工作,最后担任中国航空汽车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目前为北汽控股副总经理。

 

除了以上的几位之外,还有“凤毛麟角”吗?有!看看以下这几位:

比亚迪的王传福、长安汽车的徐留平、华凌汽车的刘汉如

 

这些人虽然是1980年之后通过高考,现在又担任汽车公司“老一”。但是这几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半路出家,哪一个也不是在汽车行业里杀出来的。

 

在“神奇80级”这些人中,阳树毅是为数不多没有合资企业工作经验,而又突出重围的人。我想阳树毅一定不是某些朋友嘴里那种“自以为是的蠢货”,一个没有背景的湖南娃子是怎样在上海滩赢得“玩转市场的技术专家”美名的呢?一个“懂技术、会经营”的行家里手为什么会在重庆码头铩羽而归呢?

 

我的答案:他把自己当成了上海人!

   

对于另外一个上海人熊伟铭先生,我有句话要说:对已经来回折腾了六年的红岩来说,“一家人”愿景的提出是上海人终于在重庆找对了定位。

但是笔者想提醒熊先生的是:上汽不是红岩的家长!在“上汽、红岩和依维柯”这个家庭里,如果说依维柯是外来洋媳妇的话,红岩则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他有着高贵的血统;他有过坎坷痛苦的童年;他有过意气风发的青年;他有过名满天下的中年;他如今处于茫然失措的老年。在商用车特别是重型卡车这个领域,他有过两度成功的经验,他也有盛极而衰的教训,更重要的是他有着从1964年开始建厂到已经1984年畅销车型的推出,二十余年励精图治破壁而出的体验。这是在中国大型商用车市场上一直搞得灰头土脸的意大利人和上海人没有的无形财富。

不管你在乘用车领域多么成功,面对红岩这样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上海人首先应该做到的是:尊重!如果不明白这个词重要性的话,最好立即买舟东去,还是回到上海滩帮助洋人去卖大众、通用之类乘用车更有前途些。

 

阳树毅先生捏着那张船票走了,熊伟铭先生你需要订票吗?

 

 

PS:在下一篇《红岩往事3上海滩上的独木桥》中,我们将简析阳树毅为什么会在上海成功,而在重庆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14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